我老婆尊系个大美人

【ALL光】别来无恙 05

聂万峰x刘子光


初冬时候,江北下了一场冷雨。

刘子光披着毛毯坐在轮椅里,隔着一扇落地窗看向外面湿蒙蒙的花园,卧室里很温暖,落地窗的玻璃上蒙了一层水汽,他伸出骨节凸出的手,轻轻擦拭出干净透亮的一块,便再次透过这玻璃,安静的看着外面。

他醒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除了每个星期会去疗养院检查身体外,他还从没踏出过这间卧室一步。起初他身体虚弱,总是半梦半睡,但一月后,这种嗜睡的状况便好转了许多,而且他还会偶尔做一些简单的复健运动,可即便如此,那个叫聂万峰的男人也从不会让他走出这扇门,在房门开合的瞬间,他也时常窥得到那个保镖的身形在外徘徊。

他是被人看管起来了。

但刘子光其实并不怎...

【ALL光】别来无恙 04

聂万峰x刘子光


黑色的沃尔沃缓缓停进一家私人疗养院的停车场,聂万峰从车上下来,绕车半周走到后车座的另一侧车门边,伸手拉开了车门。

“子光,醒醒,我们到了。”

他伸手轻轻拍了拍裹进毯子里闭目小憩的刘子光,柔声说。

刘子光被他叫醒,睁开了眼睛,他视线散乱,还有些迷糊,茫茫然的看了聂万峰一眼。

聂万峰没有等他完全清醒,他一躬身,一手插进刘子光脊背与车座靠背之间,另一手托住了他的膝弯,一使力将人从车座里抱了出来,聂万峰本比刘子光要矮上一些,但他平日里时常锻炼,虽然没有贲张结实的肌肉,但刘子光昏迷初醒瘦骨嶙峋,聂万峰抱着他倒没觉得如何费力。

他将人小心的放进虎哥早准备好的轮椅...

【ALL光】别来无恙 03

聂万峰x刘子光


“他把一切都忘了,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。”

“大哥,刘子光失忆了,又一次。”

聂万峰的表情变幻莫测,最终,定格在一个诡秘的微笑上。


聂万峰赶回家的时候虎哥还守在卧室,他看见聂万峰后便将插进裤兜的手抽了出来,垂落在身侧,叫了声“大哥”,聂万峰点了点头,扫了他一眼便将视线转向了床上的人。

“医生已经来过了,说情况还算不错,不过还是得去医院做个具体的检查。”虎哥说。

聂万峰又点了点头,视线落在那人露在被子外面的身体上。

他穿了件宽松柔软的白色睡衣。

一阵静默。

虎哥不安的动了动,声音变得有些局促,“大哥,衣服是我给换上的,需要医生过来看...

【ALL光】别来无恙 02

聂万峰x刘子光


一年后。

聂万峰走出浴室,将潮湿的浴巾随手搭在沙发上,他走到衣柜前拉开门,取出一件纯黑的衬衣,他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,将衬衣穿上,一颗一颗扣上了衣扣,之后是黑色的领带,黑色的西装,他在穿衣镜前仔细整了整衬衣的领子和西装上的每一道褶皱,打量了一番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他走到窗前,打开窗户,徐徐冷风灌入,吹得纯白窗帘缓缓摇动。

“天凉了,”他突然开口,似是同人讲话,又像是自言自语,他转头,向着床的方向说,“你身体不好,还是不要见风的好。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聂万峰毫不在意,像是早已习以为常,他把窗户重新关好,唰拉,拉上了窗帘。

“我要出去一趟,”聂万峰走向大...

【ALL光】别来无恙 01

韩进x刘子光


他站到了江桥的栏杆边,一只手摩挲着枪柄,另一手还扶着锈迹斑驳的栏杆,江风冰凉,拂过他的脸。

他恐惧,迷惘,混乱,命运仿若一张密密仄仄的蛛网,将他牢牢困于其中,垂死不得挣扎。

远处有车声渐近,停在他身后不远处,他转过身,却不是他在等的人。

“刘子光,”

月色落在韩进深刻硬朗的面容上,他说,“跟我回去。”

刘子光逆光而立,动也未动。

两人沉默的站着,半晌,韩进轻轻叹气,再开口时已带上些许温柔。

“你独自去M国太危险了,更何况以现在的情况,只要你一走,嫌疑便更难洗清,”他深深的看着刘子光。

“我一定会查清真相,还你清白,”

“子光,跟我回去,有我在。”

韩进向...

1 2 3 4 5
© 一把香葱 | Powered by LOFTER